Tag标签 | 站点地图 | 收藏本站
浏览量

广州城多处用电告急频跳闸 男人穿裤衩跑外面乘

作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19-04-30

  “110吗,我们这停电了!”“不要再烦我啦,停电找供电局。”“供电局热线打不通,停电也是好大事啊!”住在番禺区康乐园的蔡女士笑着复述这段对话。在经历了连续几晚断电后,居民报警的心都有了。停电年年有,今年特别多。不仅供电局热线被打爆,本报报料热线每到夜晚,便此起彼伏。“男人穿着裤衩就跑到外面乘凉,女人穿着睡衣也走出来了。”有街坊如此描述每晚的停电“盛况”。

  入夜,南沙大岗镇大岗村热闹不减。村里的夜宵档人来人往,忽然而至的停电搅得众人意兴阑珊。“一整条街都暗了,有时候要到凌晨3点多才会来电。这一停电就像烤火一样。村里的男人穿着裤衩就去河边吹吹风,女人有时候也会去河边的树下站一会。”小程在大岗村租住了一年多,觉得今年停电比去年频繁得多。“我住在四楼,在这条街上,四楼已经是顶层了,热得不行。停电可能是设施老化和超负荷了。”

  每年一入夏,城中村总是停电的重灾区。身为小作坊、小工厂、小公寓藏身之处的城中村,居民供电资源被大量侵占。而城中村违规加建,也使得“电网改造速度根本赶不上楼房的建设速度”。本报的报料热线中,大部分是来自城中村的停电报料:“广州大道北同和夜间大面积停电,一到晚上就不定时会停……”“白云区嘉禾能不能不要天天停电,晚上怎么休息,白天怎么上班?!”“看球看到1点多,忽然就停电了!”……

  有街坊反映,在番禺区大石镇植村,从今年年初至今,每天晚上停电数小时。“据说植村近来搬入的人口过多,变压器功率不够导致跳闸。如此高温天气停电,给村内的住户、商户和工厂带了极大不便。”许多街坊虽然对停电原因猜得出个八九分,但也只能无能为力。住在白云区同泰路磨溪小区的曾先生刚从内地来广州工作,从未遭遇过如此频繁停电的他,不明所以,连连叫苦。

  不仅城中村,一些小区也未能幸免。居住在番禺区市桥康乐园的街坊蔡女士一提起停电,就觉得又好气又好笑。“每晚一到九点多十点就停电。一个星期停了4次电,小区里几栋楼都停了,只有楼下的路灯还是亮着的。所以男的就穿着裤头到楼下乘凉。我们都摸索出经验了,停电之前把电筒、小风扇都充好电,空调开着。就算停了电,还有点凉气哩!”蔡女士说,他们甚至打了110报警电话求助。

  市民黄先生是一名快递员,停电那会,他还在工作。“我们的仓库在越秀区广舞台二马路,白天送快递,晚上我们还要把数据录入电脑。最近一到晚上9点50分左右就停电,我们赶不了活,送东西都要延期了,太烦了。”黄先生说,停电停得也有些蹊跷。同是一条马路,只有双号门牌的一边会停电。据他观察,应该是双号这边的商户私拉电线太多,导致变压器负荷不了而断电。这让他和他的同事都很苦恼,“昨天晚上停电,我同事的手机也没电了。他还是要借我手机报料,嘱咐我有电话打回来的时候帮忙介绍情况,反正这边所有人都知道停电的情况!”

  市民小谢的情况则有些特殊。刚刚从广东外语外贸大学毕业的她,租住在与大学几乎一墙之隔的贝岗村中。在大学城中,有几个著名的城中村:贝岗村、南亭村。越来越多的村民将自家的房屋改造为商铺、旅馆甚至是出租屋。由于这些城中村与大学几乎“无缝对接”,且吃喝玩乐一应俱全,课余时分,往往吸引了大量学生光顾。一些不习惯宿舍生活的学生,会选择租住在这些城中村中。甚至一些刚毕业的大学生,也青睐于它们。村内的学生数量往往比村民还多,与其说是城中村,不如说它们是“学生村”。

  虽然在珠江新城上班,小谢和同学却租住在贝岗村一个位于四楼顶楼的两房一厅房子当中。“租金每个月1500元,比外面的城中村环境相对好些。而且我们对学校还很有感情,住在旁边很舒服和方便。”不过,频繁的停电却让小谢不得不重新考虑去留。“端午节过后,停电的情况越来越严重。从原来的只是晚上停电,变为白天也停。有时几乎5分钟停一次。天气太热,我们不得不把空调遥控拿在手里,随时准备有电了就按空调。几乎用不了电脑,公司的事也不能带回来做了。”

  羊城晚报讯 记者许琛报道:炎炎夏日,家中没电叫人如何过活!家住白云区的老罗最近很郁闷,自6月19日至今他所承包的一栋7层居民楼一直没电,直接导致大量租客拒交租金,甚至有不少租客愤而搬走。作为房东,老罗不仅经济损失惨重,更让其无奈的是,照目前情况看居民楼短期内不可能恢复供电。

  昨日11时许,记者来到白云区永泰村永康路115号。城中村内,其他楼房均热闹非凡,唯独这栋7层的居民楼“死气沉沉”,唯有一楼发电机不停发出巨大的嗡嗡声,一楼门面是一家鞋店,因为没电,老板只好自己发电,维持生意。员工张先生说:“生意根本做不了,发电机只能维持灯泡那些电量,店里那么热根本没客人。”租客刘先生则指着自己受伤的膝盖称,楼内没电,日前自己下楼吃夜宵时不慎摔倒受伤。

  走进该栋民居,由于楼间间距较小,楼道灯不亮导致外面虽是大白天,但上下楼依然很是不便,只能打着电筒小心前行。在居民楼外墙上,记者看到几根断裂的电线日被人剪断的,自那之后整栋楼陷入黑暗至今。

  其间,老罗调查后得知,电线是被村内九社派人剪的,至于原因则是居民楼用电没有付钱。“这个回答根本是无理取闹,这么多年我们一直按时交电费。”在老罗拿出的电费年度查询清单上记者看到,该居民楼是每两月交一次电费,最近一次缴费是在6月份。

  老罗称,他承包此处出租楼已有14年,近期由于无故断电,他多次奔波于村内九社办公室与京溪供电所,据其了解,事故原因是因为居民楼电线接到了九社供电口,因此九社认为居民楼应该向其交电费。“城中村经常断电,去年6月份供电局维修时可能把电线接错口了,原本应该接到八社供电口误接到九社了。”老罗找到京溪供电所寻求解决方法,但对方表示,老罗可以自己把接口换回去。

  “这种东西怎么可能自己搞,他们也太不负责任了。”老罗气愤地说。更令老罗意想不到的是,在与九社沟通后,对方明确表示,必须按照电表读数补齐所有电费,否则不给居民楼供电。“2000年到现在有34万读数,电费总计是40多万,我一直有交费,凭什么又要再交一次。”老罗称,九社的做法令其感觉很野蛮。

  昨日11时20分,记者来到永泰村第九社办公室,此时3楼办公室大门紧闭,二楼工作人员则表示领导不在,拒绝采访,记者随后拨通社长黄广志电话,对方在了解完采访内容后回答,“我不清楚”,随即挂机。

  随后记者又拨打广州供电局热线电话,在记者介绍完情况后,客服人员称此前已有多人投诉,他会将问题记录反映给上级部门,并无其他回复。长时间没电,把老罗急坏了,一家人每天只能露宿天台,租客们则没那么多的耐心,不少人一气之下选择搬走,为了安抚余下租客的心情,老罗只好万般无奈地主动提出停电期间不收租金。眼下,他只希望供电所能早日出面与村内协商,“他们之间的误会,怎么要我来埋单?再不行我就报警了。”说到这里,年过半百的老罗有些欲哭无泪。

  对于城中频频停电的情况,广州市供电局方面在接受羊城晚报记者采访时也同样“叫苦”——

  据广州供电局相关负责人介绍,广州的城中村流动人口和外来人口很多,村民在自己原有的宅基地上不断加建楼层出租。因为属于违法或违规建筑,所以不能提供合法建筑物的报装资料而向供电部门申请扩容或报装。没法合规扩容的情况下,很多村民就擅自从之前合规的电线接电。同时,在城中村自建房中还“潜伏”着大量小作坊、小工厂,违规用电量远超一般居民,电表却和住户共用一个,难以区分违规用电与正常居民用电,“潜在的违规用电负荷难以想象”。所以每逢冬夏用电高峰期,村民家里便会经常出现频繁跳闸或电压不稳定现象。

  为了缓解城中村用电的现实难题,近年来,广州供电局在主配网建设方面加大投资力度,从根源上解决问题。近四年,广州供电局主网建设共投资197亿元,配网建设共投资100亿元,目前主网供应不成问题,瓶颈在配网建设。

  目前,广州供电局已制定了城中村供电安全隐患整治方案。一方面,正在全面摸查城中村公用变压器、供电线路情况,建立“一村一册”、“一台区一对策”的档案,对重过载公用变压器进行升级改造,并及时更换残旧电力线路。另一方面,根据城中村整体规划,加快新建变电站和输电线路,以满足城中村全面放开用电后的电力需求。

相关阅读

推荐阅读

友情链接

Copyright © 2012-2016 beplay官网赌球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. 版权所有©beplay官网赌球

备案号:豫ICP备11024441号-16